货币的本质(货币的本质)

  • A+
所属分类:知识

货币的本质
        一、前言:什么是本质什么是本质?本质其实上就是人们对于一个概念的界定。比如,什么是行动?行动是有目地的行为。我们可以说,“有目的的行为”就是行动的“本质”。一方面,对于一个概念的定义,必须已经充分反映其本质,否则这个定义就是不完整和不准确的。另一方面,要思考一个概念的本质,必须紧扣这个概念的定义,脱离概念的定义试图从另外途径来确认概念的“本质”,必然远离这个概念的本质。可以讲,“本质”是一个多余的词。当我们问:货币的本质是什么?其实相当于在问:货币到底是什么?为什么我不直说将本文题目定为“货币是什么”,还特意加上一个多余的词“本质”?主要原因是很多人抛开了货币的定义,而试图去寻找其它所谓的货币的真正“本质”,于是提出了很多关于货币本质的看法,比如货币的本质是黄金,货币的本质是商品,货币的本质是信用,货币的本质是“欠条”,货币的本质是“国债”等等。因此,本文的题目,正是对这些所谓的货币本质论作出回应(这些本质论都是错的),回到货币概念本身,说清楚货币(本质)到底是什么。二、货币的本质是:交易媒介货币产生于间接交换,被用作间接交换的交易媒介,它的本质就是交易媒介。米塞斯认为:“作为交换媒介而普遍使用的,叫做货币(或金钱)。货币这个观点是含糊的,因为它的定义涉及一个含糊的字眼“普遍使用”。有很多不明确的事例,使我们不能决定一种交换媒介是或不是被“普遍使用”而应称为货币。但是货币定义的这种含糊性,并不影响人的行动理论所要求的精密性。因为关于货币所要叙述的一切,对于每种交换媒介都是有效的。所以我们或者保存“货币论”这个传统的名词,或者用另一种名词来代替,这都无关要紧。货币论,过去和现在皆间接交换论,或交易媒介论。”(米塞斯,人的行动,余晖译版,418页)。这段文字真是精彩!很多人批评货币的定义不够准确正是因为“普遍使用”这个描述,米塞斯也指出了这一点,但是他转而马上又指出:货币定义的这种含糊性,并不影响人的行动理论所要求的精密性。事实上,用“普遍被使用的媒介”来定义货币是一个恰当的和合理的解释。为什么?我们先想象,人们在直接交换中,很快就会发现出现这个问题:即交换对象的不匹对。假设存在甲乙两人,他们分别拥有AB三种商品,甲想用A换乙的B,但是乙不想要甲的A,他跟甲说他想要的是C商品。甲于是先去找到拥有C商品的丙,先和丙换来C,然后再用C和乙换B。此时,甲完成了一笔间接交易,C就是他的交易媒介。但是C是不是货币?如果C仅仅是这一次被甲用作交易媒介,那它就算不上货币。因为除了这一次之外,C与其它商品没有啥区别。不难想到,在人类的漫长历史上,不知道有多少东西像C一样,在一定的条件下偶尔充当了交易媒介,但是它们都不能算是货币。只有被普遍当作交易媒介的东西,才是货币。此时,货币是公认的交易媒介,人们使用它,普遍接受它,不是因为它的工业用途或消费用途,而是因为它是“公认”的普遍被接受的“交易媒介”。我们不必要纠结一定要给“交易媒介被普遍使用”做出一个标准化的判定。在一个小小的孤岛上,人们普遍使用石头来当交易媒介,但是出了这个小岛,没有人认可一块石头是交易媒介,人民币在中国以及少数几个国家被普遍接受,但是在大多数国家并不接受为交易媒介,就是美元,在某些地方,也会被拒绝,但是,这并不否认它们在某些区域内,而且也是在某段时期内,被普遍当作交易媒介来使用——它们都是货币。关键是,“货币定义的这种含糊性,并不影响人的行动理论所要求的精密性”。我们研究货币,其实就是研究间接交换(所谓间接交换就是通过交易媒介实现的交换)和交易媒介。货币的本质就是交易媒介。二、货币的本质既不是商品,也不是黄金确实,货币出现于间接交换,发源于商品。米塞斯直接指出:货币一定产生于商品,但是货币产生之后可能出现非商品货币,比如信用货币,比如法币。可以参考这两篇文章要么米塞斯错,要么比特币错? 请不要误用“法定货币存在的可能性必须被承认”这句话但是货币的本质不是商品。货币只是商品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之后出现的产物。货币只与间接交换有关,与直接交换无关,而商品也可能产生于直接交换。另外,在自由银行制度下,会产生信用货币,信用货币也是货币,但是它不是商品。在法币制度下,法币不是商品,但它是交易媒介,是货币。因此,货币不一定非要商品来承担。货币本质不是黄金。如果说货币的本质是黄金,意思就是:脱离了黄金,就无法谈及货币。但事实上并不是这样。古今中外,充当货币的不只是黄金,还有其它多种商品。我们还可以想象,如果这个世界没有黄金,还是会有货币出现的。只要有人的行动存在,只要人们选择了间接交易,即必定会产生交易媒介,当某种交易媒介被普遍接受,它就成为了货币。为什么黄金成为人们观念中固有的理所当然的货币。这与黄金在事实上长期充当货币有关。以至于人们将这个事实等同于:货币的本质是黄金。很多人赞同马克思这句话:黄金天然不是货币,货币天然是黄金。这句话意思是说:在货币出现之前已经有黄金,黄金天然不是货币,但是,由于黄金的自然特征,最适合充当货币,因此,货币必定由黄金来充当,所以,货币天然是黄金。货币天然是黄金(等同于:货币的本质是黄金)这句话并不对。人们可能还会找到更合适的方式来生产货币,而不一定是黄金,也就是说,未来,可能会出现一种不同于黄金的货币(不是法币,是自由市场自发产生的货币)。事实上,不受政府干预的情况下,市场的货币生产并不单单只是黄金的生产,而是以黄金货币为基础货币的一整套系统的运作,其中扮演交易媒介的不仅仅是黄金,还有黄金货币的替代品,即货币凭证和信用媒介。我在这篇文章指出,黄金+部分银行准备金,是健全货币。注意,这并不等于我认为:货币理所当然是黄金来承担的。说“黄金+部分银行准备金制度”是健全货币,是因为黄金和部分银行准备金制度是人们的自愿选择的结果,没有强制而基于自愿而被人们选择出来的货币机制就是健全的。人们在间接交换的行动中,必定要选择一种东西作为交易媒介,而这种东西可能是黄金,也可能是黄金以外的东西,而历史上确实也确实如此。总而言之,货币的本质不是商品,也不是黄金。三、货币的本质不是信用、欠条或国债信用、欠条和国债,它们实际上都是一种信用交易(跨期交易)。交易划分为即期交易和跨期交易(信用交易)。信用即信用交易,是指用现在商品交换未来商品。赊购赊销其实都是现在商品(现在财)和未来商品(未来财)的交易。信用交易的基本特征是:交易双方,只有其中乙方履行了交易,另一方面则要等到一段时间以后才履行,也就是说,信用交易是经过一段时间才完成的交易。而货币是交易媒介,它既是即期交易的交易媒介,也是跨期交易(信用)的交易媒介。一个人先出卖商品,获得货币,然后再用货币来自己需要的商品,这一卖一买,构成了一个完整的交易。在一个发达的以货币为媒介的市场经济中。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是一种即期交易。乙将货卖给甲,甲获得了现在财,乙获得货币,也相当于获得了现在财,因为他马上可以用货币购买其它自己所需要的商品。而跨期交易要么是先要钱后交货,要么先交货后交钱。乙将货卖给甲,但是要过一段时间才能拿到钱(货币),拿到钱(货币)后才能买自己需要的东西,因此,乙得到的不是现在财,而是未来财。在现在财和未来财的交易(信用交易)中,货币发挥的也是交易媒介的功能。总而言之,信用交易是相对于即期交易而言的一个概念,而货币在信用交易中扮演的是交易媒介的作用。货币和信用(欠条、国债)是不同的范畴。有人认为,货币之所以是货币,是因为人们都相信它,信任它。比如,对于一张人民币,人们都相信它是钱,它就是货币,它才是货币,否则,它就是一张废纸。所以,货币本质上就是一种信任(信用)。这种说法混淆了信任和信用两个概念。人之所以采取一定手段以达成自己的目的,是因为他相信利用此手段能够达成他的目的。但是,任何行动都有不确定性,任何手段最后能不能达成行动人的目的,是未知的。人们利用某种货币作为交易媒介,来进行间接交易,是因为,他们认为(相信)这种货币可以同时被其他人所普遍接受。确实,有一天,人们不再相信某种货币了,即人们不再使用它作为普遍的交易媒介,因此,这种货币就再也不是货币了。但是,这种相信不是信用(交易),也不是货币的本质。一个人只要行动,就必然包含着一种相信的意志,否则他就不会进行这项行动。从这一点来讲,相信(意志)是人的行动的先验范畴。但是,货币和信用(交易)都不是先验的,货币是交易媒介,信用特指的是现在财和未来财这种类型的交易。可以讲,货币和信用交易都是人们相信(行动)的结果。但是,它们不是“相信”(意志)本身。只要有行动,就会有“相信”(意志),但是不一定会有信用(交易),也不一定会有货币。总之,货币的本质不是相信(信任),也不是信用。 

货币的本质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