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吉尔的故事(丘吉尔的成长故事)

  • A+
所属分类:知识

丘吉尔的故事
   丘吉尔一生在宦海中沉浮,两次荣登英国首相宝座,倍受英国人推崇。他获得了众多光芒四射的称号和巨大成就,超群的政治家、雄辩的演说家、杰出的外交家、天才的画家、“现代坦克”的发明家、了不起的军人、出色的记者、多产的作家,他写的《不需要的战争》获1953年诺贝尔文学奖,著有《第二次世界大战回忆录》16卷、《英语民族史》24卷等。据称他是英国史上掌握词汇量最多的人之一,3次荣登时代周刊风云人物。但反观童年时代的丘吉尔,并不是人们想象中的智力超群、才华横溢的天才少年,而是一个彻彻底底的“熊孩子”,是老师眼中“最狂妄、最不守纪律”的差等生……如此这般,是什么原因导致的?又是什么事情使得他忽然“开窍”,从此走上了开挂般的人生,他的成长经历能给我们的家庭教育带来什么样的启示?

丘吉尔的画作《查特韦尔庄园的金鱼》,网传拍卖了相当近两千万人民币
 
1并非天生的顽劣少年
丘吉尔非常幸运,出生于英国有名的贵族和政治世家——丘吉尔家族。早在1702年,丘吉尔的祖上约翰·丘吉尔就被安妮女王封为马尔巴罗公爵(公爵是当时英国最高等级的贵族,政治地位仅次于英王)。丘吉尔的父亲伦道夫·丘吉尔勋爵(勋爵是英国当时人们在普通场合下对男性贵族的尊称)是马尔巴罗公爵七世的第三个儿子。按照英国法律,马尔巴罗公爵的爵位和领地应由其长兄乔治继承,伦道夫只能在政界、军队、殖民地行政当局或者宗教界寻求出路。从牛津大学毕业之后,伦道夫向政界寻求发展,成为了一名政客,创办了著名的保守党“樱草会”,政治生涯的最高峰是任内阁财政大臣。丘吉尔的母亲则是来自美国的社交名媛珍妮·杰罗姆。珍妮是美国百万富翁、《纽约时报》股东之一的伦纳德·杰罗姆的女儿。据估计,在19世纪60年代,杰罗姆的资产就达到了1000万美元。1867年,珍妮的妈妈带着三个女儿来到巴黎,后因俄法战争爆发而逃往伦敦。在伦敦,珍妮因长相美丽,天资过人,能说会唱,很快成为上层社会社交界的名人。珍妮在遇到伦道夫·丘吉尔勋爵后一见钟情,很快便确定了婚姻关系。1874年,两人正式结婚,婚后不久就生下大儿子温斯顿·丘吉尔。面对如此优秀的双亲,在丘吉尔心目中的父亲却“只是一个板着面孔,令人望而生畏的人”;对于母亲,“我深切地爱着她——但却是从一段距离之外”。这是因为,母亲珍妮沉湎于交际,忙着参加或自己举办各种聚会;父亲伦道夫·丘吉尔则全身心投入政治活动,这使得小丘吉尔很少感受到父母的关爱,也养成了他独立、倔强的性格。
7岁时的丘吉尔
丘吉尔的父亲伦道夫·丘吉尔勋爵和他的母亲珍妮·杰罗姆的合影
 7岁以前的丘吉尔,每天都在儿童起居室里的玩具堆里忙活,蒸汽火车、幻灯、近一千人的玩具军队,对他来说,虽然很少得到父母的关爱,但至少过得快乐。但在7岁这一年,这一切发生了彻底地改变。他的母亲把他送到了圣·乔治学校,这是一所奉行强制教育的贵族学校,学校的课程排得满满的,除了星期六以外,每天要上将近七八个小时的课,只有足球和棍球课能提供稍微自由一点的活动时间。刻板的教学与严苛的管理,使得小丘吉尔倍受煎熬。自从他第一次因起床稍晚受鞭打开始,挨打更是成了家长便饭。为了少挨打,小丘吉尔学会了装腔作势,表面上认真学习,实际上却在消极怠工。终于有一天,因为没写法语,又挨了校长的鞭打,这一次,他选择了反抗,冲过去夺过校长的草帽,在脚底下使劲踩了几下后冲出门去,惊呆了校长和所有在场的学生。这样做的结果就是使得校长和老师认为他不可救药,同学们视他为另类,让他更觉孤立,无人倾诉,成绩一天不一天,后来除了英语考试,几乎都是倒数第一。虽然情况如此糟糕,但他倔强的性格让他选择无视一切压力,“决不屈服”,反而写信告诉家人自己一切安好。伦道夫夫妇信以为真,直到一年放假回家,保姆发现了他身体虚弱以及身上的伤痕,伦道夫夫妇才了解了事情的真相。这样,小丘吉尔终于从圣·乔治学校解放出来,转到了生活相对和谐的布赖顿学校,情况才有所改变,由于女校长比较温柔,没有体罚措施,课程与圣·乔治学校不同,除了正规课程外,还有他喜欢的骑马、游泳等活动,终于使得小丘吉尔的心情大好,可以放心地玩了,虽然学习成绩有所改善,达到了中上等的水平,但在布赖顿学校老师的眼中,丘吉尔仍是最执拗、最不守纪律的学生。
就在小丘吉尔正要准备点燃12岁生日蜡烛的时候,父亲决定让他去哈罗公学深造。哈罗公学是当时英国屈指可数的最出色的中学之一,印度总理尼赫鲁、英国诗人拜伦、约旦国王侯赛因,以及著名的英国演员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他的著名作品《神探夏洛克》风靡英国,该剧在我国也受到了大量影迷的关注。)都是该校的毕业生。显然易见,小丘吉尔的父亲对他还是寄予厚望的,即使不能光大门楣,但至少不愿意听到有人骂他的后代是脓包。尽管小丘吉尔全力进行了入学考试的复习,但由于基础差,成绩仍一塌糊涂,拉丁文甚至交了白卷,以至于他自己都认为肯定完蛋了。还好,对他来说这次考试仅是个形式而已,哈罗校长给足了他的父亲——时任财政大臣伦道夫的面子,在考试后的第二天,哈罗公学的入学通知书就送到他的面前了。哈罗公学同样以管理严格闻名,甚至也动用鞭子来教训那些不守纪律的学生。小丘吉尔的入学成绩是最差劲的,自然被编入本学年最低的年级,在全年级的花名册上被列在最后,别的同学要么看不起他,要么觉得他太怪,不敢接近,而许多老师都认为他是低能儿,使得他感情无处寄托,更无人倾诉,倍感孤独。这样的境遇再次让小丘吉尔又失去了学习的劲头,以至一直到最后,他的每次考试都倒数第一。这样的结果汇集了他对刻板教学的老师们的不满、对嘲笑他的同学的愤怒、对压抑的学校生活的仇恨,以及对无人关心境遇的伤感。
2顽劣少年的闪光点
从小丘吉尔的成长经历上看,他并非天生顽劣,家庭、个性、不适当的教育方式等因素综合作用造成的。由于父母忙于自己的事务,使得小丘吉尔在心理上与他们始终保持着一段距离,在遇到各种人生问题时第一时间不是向父母求助,而是选择自己独立面对。在他的内心深处,是渴望得到父母的关爱的。在哈罗公学时,他甚至给母亲写了一封信,恳请她“千万千万千万千万千万来看看我……请务必来,那么多次我盼望您的到来,但都失望了。”这一次同样使他失望了。也许,他的父母能抽出一点时间来给他一点慰藉、指导,虽然不能让他实现较大的转变,至少能让他的感受好过点。
每个孩子的身上都有其闪光点,如果能早发现其卓异之处,并施以正确的教育引导方法,每个孩子都会走向成才之路。小丘吉尔的成长也证实了这一点。和别的孩子一样,小丘吉尔对世界充满了好奇与探索的精神。在他进入圣·乔治学校的第一堂拉丁文课上,他和老师有段非常有意思的对话:
“老师,这些字,是什么意思?”
“是桌子的意思,Mensa为第一词尾变化名词,拉丁单词的词尾变化有五种,你背的是第一种变化中的单数。”
“我是说,这是什么意思?”
“Mensa就是桌子的意思。”老师很奇怪这个新学生的倔强,不耐烦地重复了一遍。
“那么Mensa又有‘桌子’的意思,这‘桌子啊’究竟是说什么呢?”小丘吉尔仍旧紧追不舍。
“Mensa就是‘桌子啊’的意思,是叫桌子时所使用的。”
“可是为什么会变‘桌子啊’呢?”
“当你喊桌子时,也就是叫桌子出来时,这就需要用‘桌子啊’这个词。”看见小丘吉尔还是一片茫然的样子,老师又大声解释道:“也就是当你同桌子讲话时使用的。”
“但我从来就没对桌子说过话啊?”小丘吉尔说出来的时候,自己也觉得可笑,可是他发觉老师的脸色已经变了。
“你对老师没有礼貌,你要受到处罚的,你知道不知道。”老师脸色沉了下来,对丘吉尔发出了严厉的警告。
小丘吉尔充满了好奇心的发问就这样被打断了,也就此泯灭了他对第一次学习之旅的热情和美好期待。
单就小丘吉尔糟糕的学习之旅来看,也并非全无是处,也是有亮点的。在他后转入的布赖顿学校后,他在古典文学、绘画、英文等课程都进入了全班前七八名中,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他的记忆力非常好,许多英语名篇都能背得滚瓜烂熟,令他的英文写作水平有了令人不解的进步。在哈罗中学,只有作文成绩是出类拔萃的,激起了教他英文的索马培老师的极大兴趣,无论什么时候,对丘吉尔讲解的东西都特别仔细,在丘吉尔的作业上,不厌其烦地密密麻麻地排满了黑、红、绿等不同颜色的字句。小丘吉尔也只有对他特别尊敬,对他的课最有兴趣。
记忆力好也让他在哈罗中学获得了唯一一次奖励。在举行古典诗歌比赛上,丘吉尔在校长面前将历史学家马可列的名往篇《古代罗马功绩》1200行背诵出来,一字不差,这使得校长改变了一点看法,认为他不仅倔强、刚强,而且记忆力好——不是低能儿,只是贪玩罢了。
丘吉尔并不是那种特别冷漠的学生,生性好动,经常搞一些别人意思不到的恶作剧,以寻开心,只是大家都不理他,他往往讨个没趣后就走开了。
丘吉尔天性爱冒险。他在与两个弟弟玩捉迷藏游戏时,为了不让对方捉到,想从9米高的桥上逃走,结果不小心失足跌落,在床上躺了3个月才得以恢复。在欧洲游学过程中,执意要爬其中最高最险峻的玛登赫隆峰,在家庭教师的强烈反对下才作罢。在罗台诺湖,他趁大人们不注意,偷偷地约一个同来的孩子到湖边租一条船,想划到湖的对岸去,在离开岸边2公里时突然异想天开地提议跳下水游过去,游了一段时间他们感到力不从心,只好再回头找那条船,偏偏这时湖面上刮起了风,湖面翻腾了起来,这才使得他心生恐怖,感到了死亡阴影,绝境中丘吉尔不得不稳住神,看准了船所在方向,闭上眼睛拼命游了过去,好不容易才上了船,并救起了他的伙伴。等他们划回岸边,风也停了下来,望着平静的湖面,心有余悸地丘吉尔却笑了。

15岁时,温斯顿·丘吉尔就读于哈罗公学
 
3顽劣少年的逆袭之路
丘吉尔似乎从小就表现了在军事方面的禀赋,他爱收集各种各样的玩具士兵,最后足足凑了1500个,他的部队包括步兵、炮兵、骑兵,只缺运输部队。每当放假回家,他与弟弟经常用这些玩具士兵在一起玩战争游戏。他的父亲伦道夫在不忙的时候也替他们观战。有一次,他似乎不在意地问丘吉尔:“温斯顿,你是不是愿意成为一名军人?”正在兴头上的丘吉尔当即回答:“当然愿意。”就这样,在进入哈罗公学的第二年,丘吉尔参加了陆军军官的预试(哈罗公学有一个军事先修班,是为一些陆军军官学校进行预备教育的),鬼使神差地通过了,令许多学习成绩好却没有通过的学生百思不得其解。考试之前,丘吉尔听说这种考试通常都会有模拟攻击某一国家的试题。便想了一相别出心裁的花样,他把全部可能攻击的国家的名称分别写在卡片上,然后放在帽子里,用手随意抽出一张,结果抽出了新西兰,于是对这个国家的地图进行仔细的研究并牢记在心。考试的最后一道题果然是模拟攻击某一个国家,而这个国家正是新西兰!就这样,丘吉尔被吸收进了军事先修班。
进入军事先修班后,让丘吉尔脱离了令其感到耻辱的普通班,而且升级为二年级的待遇(按学校规定,普通班的学生必须同时负责学校的打杂工作),不用打杂了,无疑增加了丘吉尔的成就感和卓越感,心情大好。在先修班的同学中,丘吉尔的年龄最大,所以被指定担任宿舍值日官。在丘吉尔眼中,这是一种无上的荣耀,因为他有权力分配工作,可以把工作勤务报送给学校的老师和有关人员,还能分派给班长、足球选手、曲棍球选手工作,什么样的工作都由他决定。他又体会到了指挥1500个士兵冲锋陷阵的乐趣,仿佛他就是司令官,是统帅。士兵和敌人的命运,灾难和幸福的抉择,这一切都操纵在他一个人手中,他感到无比的愉快,是以前从未感受过的。刚进哈罗那一年梦魇般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丘吉尔觉得好像有了新生似的,人变得更加活跃了。
丘吉尔的爸爸伦道夫这时在政坛上已经逐渐失意,也能抽出时间关心丘吉尔了。面对丘吉尔的学习成绩,虽有起色,但距离指望他上牛津的目标恐怕要落空。与丘吉尔商量后,决定让他报考陆军军官学校。丘吉尔连考了两次,成绩都是一塌糊涂。不得已,伦道失把他送进了一所专门针对陆军军官学校考试的补习学校。在丘吉尔进入补习学校不久回家度假时发生了一次意外(即前面所讲的他从桥上跌落摔伤的事故),需要在家养病。这期间,他见到了许多来家作客的政界人士(其中就有我们中国人熟知的推行绥靖政策的张伯伦),听他们相互之间阐述政见,激烈辩论,极大地引起了他的兴趣。伤势稍有减轻,他就不顾父母和医生的劝告跑出家门,开始看大量报纸,听一些政治演说者的公开演讲。父亲注意到了他这种倾向,他对丘吉尔说:“你已经18岁了,也应当认真考虑一下自己的前程了。有些事,爸爸帮不了你。更何况,爸爸现在的处境很困难,你该学着自己思考问题。”丘吉尔当时并没有明白父亲所说的处境困难是什么意思。后来,丘吉尔在父亲的带领下到了议会,使他初步感受到了英国政治氛围。有一次,丘吉尔自己跑到议会,看到父亲和一个人正在争吵,两个人越吵越凶,最后那个人一甩袖子,扭身正好路过丘吉尔身边,他认识丘吉尔,就对他说:“你对这个问题的看法如何?”“唔……”丘吉尔一时语塞,不知何回答才好,顿觉尴尬。这一次的经历使丘吉尔更下决心,一定多看书、多看报,多了解情况。他多次幻想自己也能站在议会里,向台下的议员充满激情地发布演说……,这样一来,丘吉尔比以前更加勤奋了。
丘吉尔回到军事补习学校继续复习。这一次,丘吉尔明白,如果这一次再考不上,以后还有机会吗?即使有,自己还有脸再继续补习下去吗?摔伤后发生的事情,使丘吉尔想了很多,如果连一个军官学校都考不取,还谈什么政治、谈什么政治家,做指挥千军万马的统帅?统统白日做梦!想到这些,丘吉尔下定决定,这次必须考上,实现自己的愿望。就这样,丘吉尔重新抄了原来的计划,并认真地落实,听课更加专注了。终于,丘吉尔第三次得以考上了桑的赫斯特陆军军官学校。
桑的赫斯特皇家军官学校是一所培养骑兵、兵步军官的学校。虽然纪律严格,但环境优雅、干净利落,课程也是丘吉尔感兴趣的,因此,他下定决心,从现在开始,一定努力!经过半年的学习,丘吉尔学到了很多东西,成绩引人注目,被提拔为后补军官。1894年底,丘吉尔参加了军校的最后一次考试,在130名学员中,取得了“史无前例”的第8名的成绩。自此,丘吉尔从军界起步,之后转入政界,开启了辉煌人生的著名篇章。
年轻时的温斯顿
4丘吉尔的成长经历带给我们的思考
丘吉尔成长的故事并非典型,但我们能从中悟出一些道理来,即孩子成长中的问题绝大部分是自身的家庭教育的问题,是父母的教养方式和方法的问题。孩子的问题就是父母的问题,过于宠爱、失于教养、方式方法不对路,都会错失教子成长的正确方向。教人先教己,育人先悟道。人的成长就是不断学习、提升自我我过程。为人父母,不是意味着不要思考自身成长的问题,可以高高在上任意对孩子颐指气使了,而是新的成长的开始。教育不是把孩子当成一个容器,或一张图纸,家长要什么就装什么,想怎么画就怎么画,而是真正的把孩子作为一个独立的主体存在,尊重他们的特点、成长规律,互相学习,共同成长。
孩子有着无限成长的潜能,但向什么方向发展,是由孩子自身决定的。丘吉尔的“不幸”在于父母无暇管他,“幸运的”是他的父亲“被迫”顺从并指点了他的成长方向。反观我们身边的许多家庭,孩子是幸福的,因为绝大多数都可以得到父母的关爱与教育,但其中又有多少是“幸运”的?因为他们都在屈从父母的意愿或设计在成长。看看那些“虎妈”“狼爸”的教育方法,自以为得计,可能他们正在浇灭孩子身上灵性的最后一点火花。又有多少家长在追寻着清华女孩、哈佛男孩等所谓的成功经验,不管不顾地往自家孩子身上一套,随后就沉浸在自己幻想出来的未来的样子,但事实往往是残酷的,等真正清醒时有的只怕是连后悔的机会都没有。教育是什么,还是那句话,是一棵树摇到另外一棵树,是一朵云推动另外一朵云,是一个灵魂唤醒另外一个灵魂。除了基本的吃穿住行,多为孩子提供成长的机会,多与他们进行心灵深处的交流沟通,多观察他们的特点、爱好,并尊重、引导、鼓励,让他们懂感恩,知悲闵,有情怀,勇于担当更为重要。教育不是为了他的未来有个什么样的职业,而是让他成长为一个什么样的人,无论他们将来成功与否,无论顺境逆境,他们都能享受人生,幸福快乐。我以为,这样的家长,就成功了,这样的教育,就成功了。
注:本文所引用的大部分资料来源于刘乐华等人著的《丘吉尔》一书,特此向作者致以鸣谢!

丘吉尔的故事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