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萎的爱情(【花环夫人】60章-枯萎的爱情(文字版))

  • A+
所属分类:百科

枯萎的爱情

拉到最下面就能连续阅读,添加的新功能。其实同样的篇幅她要花的时间和困难程度比别的小说多三四倍,所以绪仔要过一段时间才能更花环,现在先查错和把文字版弄上。

第60章   枯萎的爱情
那林手中的汤匙从手中掉落到餐盘,然后摔到了地上。他脸色发白,浑身僵硬地坐着。帕派夫人不禁惊呼出声:“老爷,怎么能这样?”她的话语卡在喉咙,她看到她的丈夫对她猛地一瞟,凶狠的眼神提醒着她就算有谁反对他都不会退让一分。平常,他们两夫妇都是一个唱白脸一个唱红脸。如果帕派夫人先争一步,他也愿意配合不愿激怒她,或者会努力忍让。至于像“小老婆”这样的事,从她成为他妻子那一天开始就放手不管,因为怎么做都白费力气。而那拉瑟班,就不会放太多心思在家事上,工作已经让他没有多少时间陪伴他的妻儿,但只要他一发怒,他们都会畏惧他,就像老鼠害怕猫一样。除了长子那林,去外国留学过几年,不像其他孩子那么恐惧他,但也不是说完全不害怕那种。帕派焦虑地瞟了那林一眼,他沉默地坐着,脖子坚硬,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看得出他在尽力遏制自己的愤怒,声音颤抖地开口:“我不明白父亲你为什么一定要我和坤翁蓬女儿的结婚,我爱的可是嫣儿!”那拉瑟班用力地把玻璃水杯放到桌子上,六个孩子都被吓了一大跳,面面相觑。“谁允许你这样说话的,哈?老子又没有问你!”一会儿“eng(???? 你,长辈对小辈的称呼)”一会儿“ka(??? 你,不文雅称呼)”语无伦次的话语显示着他正在暴怒中,妹妹哲赞偷偷戳了戳那林提醒他不要再说下去,因为这样只会更加触怒他们的父亲。看到那林安静下来,那拉瑟班的怒火也下降一点,转过头再对他的妻子重复一遍,然后继续严肃地吃饭,直到晚餐结束都没有再说过一句话。
当看到他的父亲吃完饭过后就上楼休息后,那林立马找他的母亲求助,他觉得她会比较理解他,他是怎么都不会服软的。“母亲,我不想要包办婚姻,坤翁蓬的女儿已经有爱人,就是迪拉卢王,去向坤翁蓬提亲只会白费力气,他也不会同意我们的。”帕派夫人一脸为难。她有自己择女婿选媳妇的标准,就是女婿要找有官衔的,媳妇要选有财富的,如果是名门贵族能增添脸面最好不过。嫣儿无论哪里都合她心意,因为她有美好的品德。至于尤塔博迪侯爵因为大城的政变不得不远走他乡受罪的事,她觉得跟她没有太大关系,也不太上心,觉得没有什么负面的影响。无论如何嫣儿都是拉查萨克夫人心爱的孙女,肯定能分她老人家不少的遗产,这是最好不过的。至于坤翁蓬的孩子们,除了拉媪除外,她继母的孩子们就没有让人满意的好家教。美吗——没错,这家的女儿都十分的美丽。但是美貌又有什么用呢?隆拉薇让她的丈夫平步青云吗?帕雍为人如此精明势利,肯定是不会少占女婿便宜,帕派夫人不想她的孩子成为他们的提款机。但现在反驳她的丈夫是没有用的,她也只能安慰她的孩子,说出她的心底话:“孩子,你要先冷静下来,船到桥头自然直。无论如何先按你父亲说的那样做,然后再慢慢从长计议,那家的女儿既然已经有了爱人,也许也不会答应我们的,可能所有事情都能平息下来。”那林听到她的分析稍微冷静下来一点,帕派夫人继续安慰他低声耳语:“你的父亲就是那样的人,做事雷厉风行,他讨厌那家的人,尤塔博迪侯爵效忠君主,即使他不能善始善终,这个污点不能从你父亲生命中抹掉,也许是害怕你成为那家的女婿之后他会进退两难。”“是的,我知道父亲很厌恶。”那林差一点就要说出真相,但还是忍住,说出来也不会让事情好起来,可能会使得母亲对尤塔博迪夫人心生芥蒂,甚至只会后患无穷。“我害怕这一年都在那个家里走动去找他们家的女儿,虽然未曾留宿,但嫣儿还是会因此名声受损。我已经下定决心,如果父亲一定要我去娶别的女人,我就去请求我的上司作为我的长辈去向嫣儿提亲。”“啧!”帕派夫人砸了一下嘴,左顾右盼看有没有人在偷听。“做事风风火火真的是像极你的父亲,好吧,先观察一阵子再说,到时候我再帮你。”看到母亲答应帮忙,那林松了一口气,但他内心依旧忐忑不安。翌日早上,那拉瑟班两夫妻去了坤翁蓬和帕雍夫人家商量婚事。哲赞也跟着去了,因为她要去看现场,然后把这个当作八卦说给朋友们听。那林僵硬地坐着,抿紧着唇,没有长辈提问就一声不吭。而哲赞坐在一边含笑看着那林这个滑稽样子,不敢笑出声,只能对着屋内的墙和椅子傻笑。帕派夫人脸上带着礼貌得体的露齿笑,但看到屋内破旧的家具她瞬间脸色大变,虽然看得出主人努力把它们打扫干净、摆布的井然有序,也掩饰不了他们是“没落贵族”的事实。最后只剩下那拉瑟班侯爵一个人跟这家的主人有说有笑,红光满面,好像没有留意到妻儿的不对劲的脸色。跟他笑声不相上下的就属帕雍夫人,肉眼可见她的心情异常愉悦,至于她的丈夫相对就慢条斯理一点,他的妻子多说了多少话,他就少说多少话,但还是看得出他十分欢迎来客的到来。等把所有事情都说清楚之后。帕雍就吩咐佣人把隆拉薇叫下来拜见长辈。打扮过后的隆拉薇亮丽妩媚,她很清楚怎么去装扮自己,头发梳得很精致,她弯下腰跪拜了那拉瑟班侯爵和帕派夫人,抬头看了看面前的男子,她很清楚,这是嫣儿的爱人。
那拉瑟班侯爵看着他的“准儿媳妇”很满意地笑了笑,但还是要按照惯例那样来:“你家女儿,我曾经在家里见过一面,说是我家女儿的朋友,估计她两年纪相当。”他恭敬地对这家主人开口道,因为对方的年纪都可以当他的父亲。但他避开谈到嫣儿,即使他的女儿真的把她带来家里过。帕雍夫人代替女儿回答:“隆拉薇年纪比哲赞大一岁呢,下个月就满二十一岁,已经是成年人了,但隆拉薇是老大,需要代替我看管弟弟们,这个孩子啊,可是看管家里的好能手。”哲赞知道隆拉薇有多爱表现自己,听到之后就只是笑着看着旁边的那林,而那林完全笑不出来,只能努力让自己的表情不像原先那样僵硬。等到双方宾客各自上车离去,那林才长叹一口气哲赞戏谑说道:“叹这么大口气,好像你就要死一样?”“不要疯言疯语...”他几乎就要脱口而出“现在不要让嫣儿知道这件事”,但还在父亲视线之内,要克制住。那拉瑟班眼神锋利地看了儿子一眼,对于他来说,他的儿子就像一本通俗易懂的书,但是他没有说出口,所有事情必须按他的要求去办。那林僵着脖子怒气冲冲,他在外国留学时间很长,不会太顺从父母的话,但他的父亲总会有方法去征服他,让自己逃不出他的手掌心。另一个异常身心舒畅的人就属帕雍夫人,宾客们的车还没有驶离大门,她就忍不住兴高采烈地跟她的丈夫唠叨:“那拉瑟班侯爵的孩子,比迪拉卢王更具优势哎,他的父母还来拜访我们,看起来对我们十分满意。”坤翁蓬打了个哈欠代替回答,他已经习惯左耳进右耳出地听他的妻子唠叨,他不用发表任何的意见,他的妻子才会逐渐安静下来。隆拉薇跟谁结婚都没问题,这种事情都是她母亲全权决定,只要她喜欢,所有就完事了。
等下午坤翁蓬去了后院歇息,帕雍夫人就把孩子叫上卧室,跟她分析成为那拉瑟班侯爵和帕派夫人儿媳妇的好处。她费尽一切口舌说了很长的时间,隆拉薇也顺从地听着,她也觉得她母亲的话很有道理。她屏住呼吸询问她的母亲:“如果那林那边真的要来提亲的话,我该如何去告知王呢。”听到这个名字,帕雍顿时就甩脸。“还要怎么说啊,真令人作呕!你之前又不是没有给过机会让他来求婚,他没有立即行动,又没有任何表示,好像觉得别人没有机会那样。幸亏那林那边对这件事也不是很在意,才会替他们的儿子出面。过几天他们肯定回来商量订婚聘礼的事,妈妈我敢保证。”说到订婚聘礼的事情,隆拉薇开始高兴起来,虽然她很伤心迪拉卢王的所作所为,但这是两码事。“我还是希望先让姐姐知道这件事情,说真的,我觉得如果王先来拜见你和父亲,你们就不会这样厌恶他。”帕咏夫人喉咙发出“呵”对的一声。“你看吧,迪拉卢王他比那林要穷,只是krongkon王的侄子又不是儿子,除了分的一点土地建房子和一点钱之外,他还能有什么呢?那林就不一样,他是长子,还是元配夫人的儿子,财产什么的肯定都会比弟弟妹妹什么多得多,他的宅子肯定华丽极了!”说到这一点,隆拉薇顿时不吭声,因为她母亲说的话,不久之前她也说过。尽管如此,不只是可惜,隆拉薇深爱着迪拉卢王,如果真的要离开他去和别的人组建家庭,她会很遗憾错过他英俊帅气的脸,炯炯有神的黑眼睛,还有对她一直以来的温柔礼貌。迪拉卢王是一个很好的男人...隆拉薇看得出来。好几次她发大小姐脾气都是他来哄她,直到这次吵架他也只是想催迫他来向她求婚而已。当他前来请求自己的时候她就赢了,她要和别的男人结婚了,也要让他尝试失去她的滋味。到时候他就必须和别的男来争夺才能挽留她。可惜的是爱人不会说出口,而那林也不会让她倾心。
说到那拉瑟班的这个儿子,她顿时没什么底气地跟帕雍夫人开口:“那林对我满意不满意我是不知道的,只知道他是真心爱着嫣儿的,也知道到时候所有人都不会责怪他,只会怪罪我插足导致两人分离的。”隆拉薇不是故意往火上浇油的,只是她就是那种大脑想什么顿时就说出来的人,未曾想过应该或者不应该说,也未曾考虑过说出口是不是事实。当听到女儿这样说,帕雍夫人顿时火都起来了:“害怕他们干什么?拉媪就是对你们姐弟完全不上心,如果有一点牵挂,早已经劝说迪拉卢王上门来向你父亲提亲了,但是完全都没有!王他还理直气壮的不愿意,幸运的是那林的父亲比起嫣儿更满意你,我倒要到时候看看拉媪的脸色如何,估计跟黑面神差不多。”帕雍左一个拉媪右一个拉媪,好像在说着对她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一样,隆拉薇是她的孩子也没有反驳,只是跟着附和。虽然不能跟拉媪撕破脸面,但她还是沉不住气...看吧,因为拉媪过于爱护她的继女,瞧瞧,嫣儿的卧室华丽美观,里面充满漂亮的衣服和昂高的首饰,总会打扮得得体美丽,即使她们并没有血缘上的关系。而她,也是她父亲的女儿,却只能住在破旧的房间里面,衣服也比不上嫣儿,首饰之类更不用说,如果她不跟嫣儿借的话,也不指望拉媪能给她买。当她拿自己跟嫣儿比较的时候,她没有思考过自己这样的想法到底应该不应该。“因为姐姐她不爱我,同样是父亲的女儿,她比嫣儿都对我好,她们还没有血缘关系。”“就说吧,嫣儿都有她奶奶们护住的,拉媪还这么为她操心干什么,至于那林的父亲,如果他真的喜欢嫣儿,早就让那林和她结婚了,还怎么会来找你,还说什么抢夺,难不成你还能强迫他?”“就是说嘛,我也这样想的。”隆拉薇一口好孩子的语气。让帕雍夫人满意地笑了笑,温柔地抚摸了她孩子的头发。“估计过不了几天,他们就会过来跟我们商量,我也做不了能跟他们相匹配的事,先去他们家住也可以的,他可能会建新的房子,不要让我失望,你一定要住进去。”帕雍所说的不要让她失望,意思就是希望她能跟富有的男子结婚,那林就非常适合她的要求,必须要在嫣儿来争之前把他抢到手。隆拉薇也没有问为什么不像之前那样等迪拉卢王建房子,她心里已经有了答案,如果王过来询问,她就说这是长辈们的意愿。在他没有珍惜她,不抓紧和她结婚的时候,她找到了更好的男人。
从隆拉薇家回到家之后,那林感觉就像热窝上的蚂蚁,他很清楚她父亲今天做到这一步是怎么都回不到原点的,估计没多久,他还是不得不跟隆拉薇完婚,他和嫣儿的事就只能告吹。除了跟他的父亲硬碰硬,他已经看不到别的出路,就算前路一片昏暗,他也要尽力反抗。滑稽的是作为儿子需要去童帕拉家去找他的父亲商量,因为他老人家已经很多天没有回家,他告诉母亲是因为近段时间要处理几个府的事。帕派夫人已经懒得去追究真假,但那林清楚他每天是去童帕拉那里留宿。除了厚着脸皮去哪里他没有别的办法。他在她家门前等了两三个小时也没见到他的父亲走出来,忍无可忍之后他走去敲了敲大门,说明要见父亲的目的。那林忐忑不安地坐在客厅,观察着屋内每一件都价值不菲的家具。即使这间房子面积不像他家那样大,但这间房子的装修完全不逊色于其他富贵人家的家。那林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父亲会如此迷恋于童帕拉,明明都清楚她劣迹斑斑的过去。那拉瑟班侯爵走进客厅,童帕拉依偎在他身旁,她像年轻夫妇那样对他打闹。那拉瑟班没想到会有客人。他立马顿住,难以置信的看着面前的男子。“那林!”瞬间变换心情开始暴怒起来,咆哮道:“谁放他进来的?”那林知道他失误了,脸色肉眼可见的变得难看,但没有别的办法了,他从椅子上起来,在他父亲面前跪了下来。“父亲,请原谅我的冒犯,但我不知道能去哪里能找到父亲您了,您不在家,去你办公室我又找不到你的人。”那拉瑟班皱了下眉头,不管如何,那林还是他最心爱的儿子,即使过去几次他触怒了他,他对他到底还是狠不下心来。“那就说说让我听听,除了你不想和坤翁蓬的女儿结婚以外。”那林顿一脸为难,琢磨着该怎么开口,踌躇间不经意看到躲到那拉瑟班身后的童帕拉,好像想退到屋外又没有出大门,依旧在窥视着他两父子。对视间,她对他甜蜜一笑,明眸亮齿,身姿婀娜,十分夺目。那林察觉后赶紧从她身上收回视线。“坤翁蓬的女儿已经有爱人了,那就是迪拉卢王,就算我们去提亲他们也不会同意的,您只会白费力气,让自己难堪而已。”那拉瑟班看了一眼他的孩子,十分烦躁的样子。“你又怎么知道他们不愿意?他家女儿听从父母的安排,不像你这个反骨仔,我已经算好了良辰吉日,那人告诉我下个月就是好日子,也就...”说着说着就变了声调,他的孩子被他的威胁吓到脸色发白。“如果你还继续自以为是,我就把你两当作路边的野狗一枪毙掉,等着看吧!...我这种人从没假装威逼过谁!” 
第60章 完个人渣翻,请勿二次转载,谢谢你的支持
泰语说 发起了一个读者讨论 各位可以畅所欲言~

枯萎的爱情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