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诗玛香烟(一支阿诗玛香烟)

  • A+
所属分类:百科

阿诗玛香烟
这个世界只有千万分之一的人关注了 文青1991 
看来你很特别

Weteens 1991 FM 来自春风小卖部 --> 00:00 03:52 后退15秒 倍速 快进15秒

前天写的是初恋
好多人竟然问我 阿诗玛好抽么?
我是一个伪90后
因为是91年的
年纪大一点的可能 知道阿诗玛
真的90后基本上不会了解 也不会知道 阿诗玛
阿诗玛也算是一个时代的 象征吧
今天给大家分享一个文章  
是我极为少数的正能量文章

 一支阿诗玛香烟
  在我成长的道路上,有一些金子一般碎碎的光芒,这些光芒点点滴滴散落在我的心里,他们温暖而真实地照耀着我,然而在我驻足它们的那个时候,我却不知道它们其实是在暗示我此后必然要结的缘。
  阿诗玛香烟就是那些金子里最耀眼的一颗,因为,在我的生命里,父亲曾经用他无上的尊严为我点燃了一支阿诗玛香烟,一支又一支的阿诗玛香烟,鱼儿一样游荡在我生活的水里,他与我亲切而贴近,令我动心而感怀。
  往事如禅。我坐在那个焦躁的夏天里,心情如那个夏天一样难耐,等待着毕业分配的消息,档案早就到了相应的管理部门,但就是不给安排工作,学生固有的清高令我不愿去县城“衙门”里去打探什么消息l只是失落地对天长叹,无聊至极。我不想终生就生长在这个小村庄,虽然它有着城里人所向往的田园风光,但有时土生土长的我并感觉不到它的美丽,我也曾试着像城里人那样品味村里新鲜的乡野气息,但我亲自体会过在太阳炙烤下劳作的刻骨铭心的滋味。考上大学后,我以为从此后将衣食无忧,但烦琐的人情冷暖和一些所谓的世态炎凉的“考察、研究”,让我感到前途的迷茫。
  每天在田里劳作的老父亲也是紧缩眉头,长吁短叹,背驼的更厉害了。和我一般年纪的农村小伙子早都结婚了,他本以为我毕业后会跟着享几天清福,没想到我却又给了他一个莫名的累赘,落根农村,除了一身的书生气作不了农家活的身材,我又能做些什么?
  昏黄的灯光燃烧着小屋内的黑暗,父亲邀请来村里唯一见过大世面的村支书来做我的“思想工作”,并帮我综合分析、量身定做一个光明的前程。村支书品着父亲特意给他泡制的香茶,讲解着目前的形式和风气:“现在啥事不讲请客送礼是做不成的,可靠咱这几个钱买的礼品,太高了咱买不起,太低了人家看不上眼。现在下岗的又多,咱这个县的经济又不怎么样,你这事恐怕不太好办理哩。”一席话说的父亲一脸的伤感,父亲一直尊村支书是村里无事不可的能人,在他看来村支书的话无疑给我判了死刑。也许是为了安慰父亲,村支书又说:“现在的事,啥都没个准,要不你亲自到县里去一趟,到‘县衙门’里探个信,有枣没枣打一竿子再说。”父亲用一个大烟枪吸着自制的烟叶,一团一团呛人的烟圈在小屋内环绕。好久,父亲打破令人窒息的沉默:“要不,明儿我去县上一趟,看看你那事有没有个信,老蹲在家里总不是个办法。”我没有回答,灯光照在我任性的脸上。村支书又不停地向父亲交待:“在县里不比在咱家,别的高贵的咱买不起,但一定要买盒烟,烟,烟,那可是办事的敲门砖那,现在有钱的城里人啥都愿意用进口的,你最好买包洋烟,这个千万别疏忽了……”我悄悄走出家门,平日喧嚣的田野这时万籁俱寂,漫天的星星都在深邃的天空眨着眼睛,好象是在思索,表达着什么看法,不知道他们是否能理解抽着老烟枪的父亲。
  天不亮,父亲就上路了,父亲的咳嗽声渐渐远了,远远地能闻见父亲抽的劣质烟叶的味道。我连忙起床,眼睛湿润了,我知道父亲不会骑自行车,再远的路都是步行。我敲开邻居家的门,借了一辆自行车,天渐渐地亮了,远远地我看见父亲蹒跚而行的身影,不时抽一口劣质烟,发出响亮的咳嗽声,身子咳得几乎贴在地上。
  我悄悄到了父亲身边,父亲艰难的挺直了身子,在他抬头的一刹那,我看到父亲满脸的汗水往下滴落。看着父亲,我意识到了什么?他已经快六十岁了,是不是已经到了安享天年的年纪了?我本来想劝说父亲不要再抽那个老烟枪了,但看着父亲满是皱纹的脸和长年被烟熏黄的手指,我只有把要说的话咽了回去,我知道为了生活父亲已经和烟结下了不解的缘,还能再说什么,我只能让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
  父亲看了我一眼上了车,一路无话。我一口气骑到县委大院,还不到上班的时间,我累的张大口喘着气,父亲没有忘记村支书的话,径直走到县委大院门口的商店问:“请问同志,你们这里有啥烟卖?”售货员报帐一样的回答:“阿诗玛,月兔春,万宝路,红杉树……”父亲又问“最好的是哪种?要最好的!”漂亮售货员再没有回答,也许她认为像父亲这样的乡下人不是她服务的对象,父亲迟疑了一下,便以为阿诗玛是个洋牌子,就要了一盒阿诗玛。
  父亲取出一堆零钱,在售货员鄙夷不屑的神色下买走一盒阿诗玛。父亲仔细地端详这盒精致的阿诗玛,宝贝似地反复玩赏,又自言自语地说:“顶我一年的烟钱呐!要是哪天我抽上一段时间这样的烟,恐怕我这老咳嗽病就会自己好喽!”
  终于到了上班时间了,一个又一个干部模样的人从小轿车里钻出来,满面笑容,不住地寒暄着,等父亲知道哪个是主管分配的干部时,这位干部已是众星捧月般地被包围了,都是一些因为分配没落实来“打探”消息的人。
  我牵着自行车远远的看着,只见父亲谨慎地撕开外面精美的包装纸,打开阿诗玛烟盒,小心的抽出一支,然后像乡村里招待贵客一样,热情地叫着“领导同志”。父亲随着人群前挤后拥,高高地举着一支阿诗玛香烟,脸上堆满了笑容。但是,那位干部显然厌倦了拥挤,要杀出重围,人群一下子乱了,父亲太瘦弱了,那支被他高举的阿诗玛香烟一下子掉了,被人群踩来踩去,我看见父亲急剧地咳嗽着躬下身去,拨开拥挤的人群去捡那一支阿诗玛香烟,他的手在人群的脚下试探着穿行,不时地被踩一下……
  那一幕,直到现在还定格在我心灵的深处,像一把透明的刀片飞快的划过我的心房,那刀片上除了滴着我伤心的血液外,还闪耀着父爱的光芒,看到父亲捡起那支面目全非的阿诗玛香烟,仔细的弹弹上面的灰尘,小心地放进烟盒里,我禁不住泪流满面……
  回家的那个晚上,满面愁云未散的父亲拿出那一支伤痕累累的阿诗玛香烟,像品尝山珍海味似的有滋有味地抽起来,我知道那是父亲用尊严为我点燃的一支阿诗玛香烟,我暗暗地发誓以后再也不让父亲抽他自制的劣质烟叶。
  这次,虽然没有马上找到工作,但父亲让我学会了怎样直面生活,在此后的日子里,我丢下学生般的清高,为自己的工作奔波,在我的努力下,我终于有了一个稳定的工作。
  现在,每次回家,我都忘不了给父亲带他认为是进口洋烟的阿诗玛香烟,更忘不了那个夏日的夜晚,父亲抽的被踩的面目全非的一支阿诗玛香烟…

故事说完了
很多人说 为什么不买中华啊?
怎么说呢 阿诗玛一直都是7块钱
没涨价 也没降价
那时候中华3块钱 一盒
软中华香烟25年前调拨价:每条16.70元
可怕么?
?我还记得那个顺口溜 1云 2红 3中华
现在有一些小地方能买到 阿诗玛 但是大多也是假的

大家晚安
港岛弟弟

这里未必有你想要的一切
Weteens 1991

2016.2.25

阿诗玛香烟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