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动经济学(劳动经济学 | 同工同酬很难吗?)

  • A+
所属分类:知识

劳动经济学

同工同酬很难吗?
劳动经济学
浙理HR

 Can we fear nothing? 

      21世纪以来,伴随着社会经济和女权运动的快速发展,女性社会地位提高,在劳动力市场上占据了“半壁江山”,女性的领导能力也普遍得到了社会认同。
      但尽管这样,她们受到的待遇却并不乐观。在中国,据不完全数据统计,同等职位的情况下,女性的薪酬往往是男性的80%甚至不到;即便是已经进行了多年性别平等斗争的欧洲,在劳动薪酬方面男性和女性依然不平等,同等工作状态下,男性的平均薪酬仍然高于女性。

是什么造成了女性薪酬低于男性?
我们用劳动力市场歧视理论向你解释

1. 雇主个人偏见
根据该理论,有偏见的雇主有“歧视的偏好”,似乎女性员工给他带来了主观或心理的代价。这种心理代价的大小可通过歧视系数d来反映,d可用货币来计量。

如果雇主没有歧视,雇用一个男性工人的代价就是工资水平Wm。但是对于一个有歧视的男性雇主来说,雇用一个女性雇员的成本应该是女性雇员的工资水平Wf加歧视系数d所表示的货币值,即Wf+d。当每个工人的总成本在歧视雇主看来是一样的情况下, 即当Wm=Wf+d时,该歧视雇主才愿意雇用女性,也就是说,只有当女性的工资水平低于男性的工资水平时,歧视雇主才会雇用女性。更确切地说,为了受雇,尽管女性与男性劳动生产率一致,女性的工资水平仍必须比男性的工资水平少歧视系数的量,即Wf=Wm-d。
例如,男性工人现行的工资水平为每小时8元,d为2元,即歧视雇主雇用女性的偏见货币价值为2元,那么,该雇主愿意雇用女性的工资水平只有6元。
此理论表明,在劳动生产率相同、劳动力市场上对女性存在歧视的情况下,为了与男性竞争工作机会,女性必须接受更低的工资。

2. 就业隔离理论
为了便于解释该理论,先作出如下假设:
1.男女性劳动者数量相等,假定各有600万人;
2.总的劳动力市场由三种职业X,Y和Z组成,每种职业具有相同的劳动力需求曲线;
3.男女性劳动者在劳动力特征方面完全一致,也就是说,两者在三种职业中都具有相同的生产率;
 4.产品市场是完全竞争的,即需求曲线不仅反映边际收益产品MRP, 同时反映边际产品价值VMP;
5.由于就业隔离,X与Y是男性从事的职业,而Z是女性从事的职业,即女性被X,Y职业排挤,限制在Z职业。

再次看到这张图,男性劳动力将在完全竞争的两个职业劳动力市场中平均分配,其结果是,XY两个职业劳动力市场中各自有300万男性求职者,工资水平为w1。尽管男性劳动力可以进入Z职业市场寻找工作,但是由于工资过低他们不会进入Z职业市场。
Z职业市场工资水平之所以低于X和Y两个职业,是因为女性劳动者就业受到排挤,很难进人X和Y职业市场,导致600万女性劳动力拥挤在Z职业市场,从而获得低得多的工资水平w2。
这种就业隔离的后果显然是,男性以牺牲女性劳动力收益为代价,获得了较高的工资水平。虽然从图中看,女性获得的工资水平等于她们的边际劳动收益和她们对社会的贡献边际劳动价值,实际上由于被限制在Z职业中,她们的劳动力供给相对大于需求,从而使W2低于W1。

联系到现实生活,虽然法定女性退休年龄是50~55周岁,但不难发现职场上很少有40岁左右的女性。是这个年龄段的男性相对更有经验而具有竞争力……?
难道女性能力不如男性?
事实证明绝非如此,那些冲破职业性别隔离,进入由男性主导的行业的女性,用行动证明她们并不比男性差,甚至做得更好。
一项有关女性卡车司机的调查研究表明,女性卡车司机大都是因为热爱而进入这个行业,虽然刚入行会很困难,但为了打破固有的刻板印象,女司机相对会更吃苦耐劳,并且长期下来会形成“男性气质”。这证明卡车司机必备的素质能力与性别无关,所谓的“男性气质”其实是人为建构而成的。
提升女性的劳动力市场地位,夺回决定薪资待遇的话语权,需要我们每一个人的反思和发声。
 

XXLivehouse招聘Z女士

Z女士您好,我叫xxx,是一名大学生,在公众号看到了招聘志愿者的推文,想要面试设备部。有过乐队经历和一定的乐器知识及英文基础,非常愿意接受培训、为乐手提供服务,希望能够得到面试机会。

不好意思,设备部只招男生,你可以过来面试服务部。
…………………………
小编暑假时的真实经历,志愿者招聘推文上并未标明只招男性

家务劳动又算什么?

上述劳动力招聘市场的性别歧视令人无奈,其实不止歧视,即使女性应聘者完全符合雇主的要求、雇主也并不属于歧视雇主,他也会因为生育婚姻等问题而更倾向于选择男性应聘者,女性极有可能面临失业,甚至退出劳动力市场。
大多数女性不得不选择当家庭主妇。
纵观历史发展,有一大部分的女性被固化认定为“家庭主妇”,然而这些“母职”“家务劳动”并不被定义为劳动——它们是没有报酬的。

其实早在20世纪70年代,欧美的社会主义女权主义者就提出了关于家务劳动的问题,当时社会也爆发了不少社会主义女权主义运动,其主旨就是为家庭主妇争取酬劳。然而到了70年代末,在社会主义女权主义继续高涨之时,马克思主义却和女权主义产生了分裂,经典马克思主义理论认为,一个劳动力只有进入劳动力市场发生了交换,有了交换价值,我们才能谈它的剩余价值和相关剥削的问题,显然女性所从事的家务劳动并不符合这一条件,家务劳动的问题并没有得到解决。直到今天,全世界的大部分地方并没有对非外包型家务劳动支付报酬。21世纪初,一些新马克思主义女权主义者虽然也有关于家务劳动的辩论,但这些辩论也都不了了之了。

疫情期间,家务劳动问题更加严重。初期封城导致很多育儿嫂、保姆等家政行业从业者被困老家,家政市场供不应求,导致家务外包成本增加,大多数女性只能自己承担家务,在家办公也受到影响,比如孩子会出现在视频会议的画面上。
女性承担家务劳动仿佛是理所应当的,但从经济学的角度来看,女性的家务劳动属于再生产,是有价值的,甚至是可以明码标价的。

我们希望,有一天提到职场女性,我们想到的不再是性别歧视,不再是因为生育婚姻问题而离开职场,不再是如何平衡家庭和工作。
我们希望同工同酬,我们希望男性休产假制度普及、而女性不会因为要生小孩带小孩被逐出劳动力市场,我们希望男性也能承担起平衡家庭和工作的责任。

·· THE END ··

责编 | 马圆圆 沈  力 甘雅萱
希望得到你们的点赞 | 在看 | 评论
感谢阅读

劳动经济学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